钮文新:“俄乌战事”谁倒霉?谁得意?

2022-02-25 来源:市场资讯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首席评论员 钮文新

俄乌战事最大的倒霉者当然是战争双方,但绝大多数分析家基本上都看出了一个不争的事实:站在全球的角度,俄乌战事受冲击最大的是欧洲,尤其是欧盟主要国家经过多年努力而创建的欧元。

2月22日,当德国总理朔尔茨宣布暂停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评审程序之后,欧元兑美元进一步走弱,2月24日俄乌开战当日,欧元更是加速贬值。实际上,此前一年,俄乌冲突起起落落的过程中,欧元兑美元的贬值趋势已经十分明显。这该说明什么?欧洲资本逃逸。而且,因为战争恐惧而逃逸的资本,不只是游资,其中应当包括实业投资、股权投资偏好的资本。

问题是:欧洲明明知道俄乌开战对欧洲是最大的伤害,那缘何还要跟着美国闹腾?仅仅是意识形态和历史过节所致?或许没那么简单。北约作为一个整体,联合行动、美国主导目前还无法改变。所以,当美国铁心挑事之时,武力严重依赖美国的欧洲各国恐怕基本无能为力。因为,它们只能身不由己地绞在其中,尽管欧洲乃至世界都明白,美国挑事完全出于自身利益。

什么利益?去看看美国经济现状就不难理解。第一,除掉政府开直升机撒钱1.9万亿美元所创造的GDP,2021年美国经济实际应是负增长。雪上加霜的是,在供给因素和货币因素的共同作用下,美国出现了严重的物价上涨,两者相加,这就不是简单的通胀,而是宏观治理难度最大的“滞胀”;第二,美国股市水位畸高,上去需要钱托盘,下来更需要钱接盘,但钱从哪来?第三,如果美联储真按其一次狠于一次狠喊话,以强硬姿态应对通货膨胀,那美国经济是否被进一步压制?

还有一点很重要。多年来,全球去化美元暗流涌动,尤其是美国政府截留阿富汗存款之后,美国信义更是大打折扣。所以,这次美国癫狂了,没有足够的搅局力度,根本不足以破解世界对美元信用的质疑,救美元于水火。于是我们看到,北约东扩的脚步加快,俄乌冲突不断升级。

单说乌克兰问题,美国加紧其加入北约的准备,让泽连斯基真以为北约敢以武力捍卫乌克兰,并诱使其不断挑衅俄罗斯底线。很显然,俄乌一旦交战,自己不出钱、不出力,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岂不美哉?什么渔翁之利?大的利益是:逼迫欧洲资本大规模流向美国,不仅为美国高估的金融资产买单,实现割全球韭菜的贪图,而且同时护住了美元的霸权地位;小的利益是:掐断俄罗斯输往欧洲的石油天然气,在以色列不断挑事儿中东的配合下,把欧洲石油天然气的利润留给美国。

尽管美国的如意算盘打得高明,但也不是没有问题:石油天然气价格大涨,也会进一步推高美国CPI;黄金价格上涨,也说明还有很多人不信任美元。不过,这些问题与维护美元霸权地位相比,恐怕根本不值一提。

欧洲和欧元,或许失去了一个巨大的机会。其实,如果德、法两国,哪怕是其中的一个国家能够旗帜鲜明地站出来反对乌克兰加入北约,并声明坚定维护欧洲和平稳定,那欧元势必获得长足发展的机会。但现在看,这个机会似乎变得十分渺茫了。不过是不是有努力的可能?有的,但前提是,欧盟不要把俄罗斯当成威胁,要充分意识到,欧元区乃至整个欧洲的真正威胁是美国。

德法真意识不到美国的威胁?当然不是。在欧债危机期间,在英国退欧、北溪—2、北约防务费用等诸多问题上,欧洲和美国的矛盾非常突出,北约甚至一度险些解体,法国甚至扬言建立欧洲军以取代北约。那为什么欧洲现在却如此严重地缺乏独立的立场和判断?或许美国、欧洲的背后还有另一只手在操弄。那只手?军工寡头、能源寡头、金融寡头之手。因为,这三类寡头从来都是一体的,而俄乌战事,这三类寡头将从中获得巨大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