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雷接班,京东还有野望

2022-04-08 来源:市场资讯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来源:北京商报

刘强东掌舵京东23年之后,在京东沉浮13年的徐雷最终接棒。4月7日,京东集团宣布徐雷出任京东集团CEO,刘强东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未来的长期战略中。过去十年间,消费互联网大潮翻涌,中国电商江湖红利遍尝。但过去三年,马云、黄峥接连勇退。

明面上,“创二代”、职业经理人之间的较量已经启幕;暗地里,创业者仍旧是公司的掌舵人,关乎下一步去哪的战略部署仍旧需要他们点头才能一锤定音。但不管怎样,企业的马拉松进入新赛段,既要看职业经理人的执行能力,又要看企业长久以来打下的根基是否牢固。此时此刻,在互联网、电商发展的重要卡口下,京东似乎也需要更广阔的势力来支撑起主仓位的增长。

徐雷再进一步

4月7日一早,京东集团发布公告称,集团总裁徐雷出任京东集团CEO,将负责日常运营管理,向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刘强东汇报。至此,徐雷算是走完了“轮值”,变成了“定岗”。

从京东商城副总裁、轮值CEO,再到京东集团CMO、执行总裁,直到今天的集团CEO,徐雷的背后有刘强东撑腰。公告中也提到,刘强东将把更多精力投入到长期战略设计、重大战略决策部署、年轻领军人才培养和乡村振兴事业中。这也就意味着,几经折腾,并未改变京东依然姓“刘”这一事实。

徐雷于2009年加入京东集团并曾担任京东零售首席执行官,负责京东集团零售业务的发展、运营和策略。某种程度上,徐雷也是京东的希望。2018年,徐雷临危受命,在扛过京东的“至暗时刻”后,他迎来了自己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京东在公告中也对其给予了肯定,在过去的三年间,徐雷带领着京东穿越战略调整期,重新回归到高质量的增长,而自去年9月出任京东集团总裁以来,徐雷无论是带动业绩增长还是在内部管理上都表现出色,获得了公司内部和外部的一致认可。

“6·18”作为京东每年最重要的活动,前身是京东“月黑风高”促销活动,后由徐雷主导设计,现已成为每年电商行业的标志性事件之一。

下一个十年

打江山易,守江山难。京东面临着急需找到新的增长曲线、平衡基建与利润的现时状况。京东2021年的财报显示,虽然收入远超海外分析师预计的结果,但亏损的增加也让投行对买入京东股票持谨慎态度。

从财报来看,2021年全年京东收入9516亿元,同比增长27.6%;其中零售贡献的全年收入是8663亿元,占到总营收的91%。同时,2021年四季度,京东亏损环比扩大,四季度及2021年整年呈现由盈转亏状态。

为此,徐雷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19年的经营历史中,京东从不看重一时一刻、一城一池的得失。京东不追求单一指标的快速增长,而是关注整体业务增长的健康度和可持续性。

在零售之外,京东也在寻找发展的新曲线,服务收入、实体零售等在京东财报以及徐雷的公开演讲中占据的篇幅不断增加。尤其是新业务,2021年全年营收260.63亿元,同比增长48%。从单季度收入来看,四季度新业务的收入相比上年同期增长了44%,2021年一至四季度收入分别为51.54亿元、69.63亿元、57.33亿元、82.13亿元。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提到,电商外界环境变化较大,京东不得不调整发展重心,适应市场,京东需要多条腿走路,增加胜率。

2020年11月,京东发布未来十年长期目标。其中提到,赋能实体经济,服务全球15亿消费者和近1000万家企业;提升社会效率,带动客户库存周转天数降低30%,推动社会物流成本占比降至10%以内。随着徐雷的再进一步,这个“重担”也落到了他的肩上。

电商江湖再变样

创始人退居幕后,二当家坐上明面上的“1号位”,这在互联网圈并不是新鲜的戏码。电商江湖“猫狗拼(阿里、京东、拼多多)”的核心创始人、领导者即马云、刘强东、黄峥均“退居幕后”。走马上任的新人们也将成为企业真正的操盘手,或许能够再造行业契机,电商江湖也将再变一番模样。

数字化领域专家袁帅指出,未来,电商行业将呈现垂直化、细分化、精准化的新局面。当下,零售模式创新、内容电商为私域筑巢,未来沉浸式、陪伴式的电商价值回归,塑造“心域流量”将是电商行业抓住用户心智的资产,也是行业营收增长困局的破冰点。“人口红利在消失,人心红利在开展,平台要尝试让消费者参与、共创,从交易变为激发,伴随消费者的生活层面与消费者进行沟通,创造更多的深度共鸣,破解增长焦虑。”

根据E Marketer公布的全球电商发展报告,2020-2022年,全球线上零售市场规模将从4.28万亿美元增长至5.42万亿美元,年增长率保持在10%以上。其中,2020年和2021年的年增长率分别能达到27.6%和14.3%。但2022年之后,线上零售市场的增长曲线就会大幅放缓,直播电商这一细分领域也就要告别高速增长时代。

面对市场的变化,高级经济师邵信芳指出,有效刺激消费和优化需求分流,是平台在竞争更为激烈的态势下强化自身优势地位需要考虑的问题。这其中包括:如何通过提升品质和改善售后刺激消费需求并吸引消费者,如何通过需求洞察精准定位生产和供给,如何通过延长或分散营销周期来分步满足需求,从而实现“细水长流”式的业绩提升等。

北京商报记者  王维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