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聊下俄罗斯的天然气对中国的意义

2022-04-10 来源:市场资讯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扑克投资家

每次题目总是不太好写,要说意义肯定是很多,全部罗列出来肯定一大堆,但至少对解决中国东北地区缺煤少气的问题非常有利。

最近看到不少欧洲和俄罗斯天然气博弈的新闻,也说下我们的情况。

2019年12月中俄“西伯利亚力量”天然气管道开通,初期每年为中国供应50亿立方米天然气,到2023年全部完工时每年供应量增加到380亿立方米。  

简单的说,这条管线尤其是对于解决我国东北地区的能源供应问题意义重大,可以说能彻底改变东北地区的天然气供应格局。

中俄东线投产后将首先供应东北地区,当2023年输气量达到380亿立方米/年时,预计其中供应东北地区的气量为135亿~150亿立方米/年,与东北2018年市场消费总量基本相当,将大幅提升东北地区资源供应能力,中俄东线天然气成为东北地区的主供气源。

现有“以区域内油气田为主,进口LNG和长输管道为辅”的资源供应方式,将会转变为“以进口管道气为主,区域内油气田和进口LNG为辅”的方式。

2022年2月,中俄又签署天然气协议,决定计划再通过“远东管道”每年向中国供应100亿立方米天然气,将把每年天然气供应量提高到480亿立方米。

前从全球范围看东北也是工业发达地区,实际上如果不算中国全国的话,2021年东三省的工业增加值在中国以外能排在全球排第9位,未来这个排名还会继续上升,东北发电,取暖和工业对化石能源的消耗量都很大,因此我国东北三省在能源供应方面一直有很大缺口,用简单的话来说就是“缺煤少气”,目前东北三省70%的煤炭和50%的天然气依靠国内其他省份供应和从国外进口。

以煤炭为例子,我国目前每年都要专门召开东北煤炭保供的专门会议,其原因是煤炭不仅是关系到东北地区的发电和重工业,而且直接关系到居民取暖的大量需求。

东北地区长期是我国的煤炭调入大户,其中辽宁省一五期间平均每年调入煤炭83万吨,二五期间每年调入煤炭558万吨,1963-1965年平均每年调入1160万吨,1973-1975年平均调入854.5万吨,1976-1980年平均调入煤炭1263万吨。

改革开放后,辽宁省调入煤炭量更是飙升到每年2000万吨以上,到九十年代突破4000万吨。这些外来煤炭六十年代以前50%由黑吉调入,50%由华北地区调入,之后随着华北地区煤产量上升,占辽宁调入比例逐渐上升,到了1980年以后,辽宁省80%的调入煤炭来自山西,河北,内蒙三省,其中山西供应了三分之一。

吉林省在建国初还可以供应煤炭给辽宁,但随着人口增加,城市化和工业发展,煤炭需求猛增,吉林省到1965年也成为了煤炭的净调入地。

东三省中煤炭资源最为丰富的黑龙江省,几十年来承担了向吉林和黑龙江省供应煤炭的任务,但随着经济的发展,黑龙江省的煤炭消费量猛增,在2010年之后也逐渐成为煤炭净调入地。

黑龙江省的煤炭产量建国初期仅为四五百万吨,但仍有余力输出,到了2018年,黑龙江省煤炭消费量猛增到了1.03亿吨,而煤炭产量约6200万吨,远远无法满足自身需要,需输入4000万吨煤炭。

随着内蒙的煤炭产量逐渐追上山西,且地理位置相近,国家安排内蒙成为东北煤炭供应的主力。根据内蒙古煤炭工业协会2020年10月的《关于对东北地区煤炭保供的有关分析建议》,东北三省煤炭产能约1.2亿吨,随着开采难度的不断加大,煤炭产量有逐年下降趋势。2019年实际产量9700万吨,而在需求方面,东北商品煤需求量约3.4亿吨,其中发电耗煤约1.5亿吨,供热用煤约6000万吨,钢铁、建材等耗煤1亿多吨。

东北地区每年产需缺口在两亿吨以上,安排由蒙东地区商品煤调入量约1.4亿吨,关内调入山西煤炭等约3000万吨,蒙西地区商品煤调入量约2000万吨,除此之外还从俄罗斯,蒙古,印尼等国外进口煤炭2600万吨左右。

这里多讲一句,距离对成本是有影响的,由于距离近,海运也便宜,我国广东地区就进口不少印尼的煤炭,目前印尼是我国第一大煤炭进口来源国。

如果说国内由于晋陕蒙三省煤炭产量丰富,还可以通过国内供给满足东北地区的煤炭需求,那么天然气则国内也严重不足。

我国天然气产量高度集中在陕西,四川,新疆三省,2020年三省产量占了全国70%以上,

能源局发布的《中国天然气发展报告(2021)》显示,2020年,全国天然气产量1925亿立方米,同比增长9.8%,而消费量达到3280亿立方米,需要大量进口。

东北地区的天然气供应以2018年为例,三省天然气市场消费量为146亿立方米,能源供应结构中天然气的供应比例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东北49.3%的天然气由区域内的大庆油田,吉林油田产的天然气供应,29.5%从国外进口LNG供应(大连建有LNG接收站),其余大约20%由国内其他省份通过陆地运输和长线管道运送,其中供应主力是秦皇岛—沈阳管道,供应主要来自中亚和陕西长庆油田的天然气。

由于进口LNG天然气的价格比管道气要贵,这就造成了成本高,因此俄罗斯管道天然气的引入,可以降低成本。

中俄2019年12月开始运行的“西伯利亚力量”天然气管道,根据中石油表示,截至2022年1月,中石油累计自俄罗斯进口管道天然气超过150亿方。

到2023年全面投产后,每年380亿立方米的输入量将远远超过东北的天然气消费量,同时秦沈天然气管线输送将由从南到北变为从北到南。

东北天然气供应的提升可以实现消费由煤改气,提高清洁能源比例,降低东北煤炭的消耗比例,使得东北地区在煤炭价格飙升时有更多的选择。去年国内煤炭价格飙升,直接就影响了东北地区火力发电厂的意愿,一度造成了限电。

俄罗斯天然气的成本对于东北地区来说是最低的。

下图是供气成本预测,注意预测值与实际值会有不同,但可以看出由于供气距离不同,俄罗斯天然气在东北地区的供气成本预期为1.5-1.7元,到京津冀地区为1.7-2元,而到了长三角地区则为2-2.3元,可看出由于成本提高,长三角以南基本不会用俄罗斯天然气。

俄罗斯管道天然气成本上的优势,使得我国东北地区获得了便宜的能源供给,不仅有利于东北地区减少污染严重的煤炭消费量,更低的成本也有利于增强东北地区工业的竞争力。

当然,从长期看我国肯定还是会考虑地缘政治因素,因此煤炭未来还会是我国各地区的能源供应主流,总之是在保证自给的基础上多元化采购进口。

对天然气这种不能自给的能源,则会努力拓宽进口来源,目前天然气进口来自俄罗斯的还是比较少,

2020年中国进口LNG的来源国共24个,其中澳大利亚进口量仍居首位,进口量占比46%。卡塔尔居第二位,其后是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

口管道气来源国前五名分别为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缅甸、俄罗斯。

可见目前扩大从俄罗斯的天然气进口,对我国是有利的,可以降低对澳大利亚进口天然气的依赖,有利于实现进一步多元化。

当然,我国不会让我国的能源安全依赖任何一个外国,预计也不会让某个地区煤改气改到高度依赖国外的天然气。

像去年煤炭价格飙升影响火力发电+风力发电急剧下降造成东北限电的事情,煤炭由国内供应是可以国家指令性调配迅速反应的,晋陕蒙三省对全国的煤炭供应承担的不仅是经济任务,也有政治任务,但如果受制于俄罗斯天然气,那各种制约因素就多了,毕竟东北的冬天供暖可是刚需,直接关系到我国老百姓的民生。

因此预计未来还是会以国内能自给的煤炭为主要供给能源。

责任编辑:戴明 SF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