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专访 | 一夜之间突然放弃自己最喜欢的东西 是一种致命的打击

2021-06-02 来源:NBA综合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直播吧6月2日讯 近日,前NBA球星阿尔德里奇接受了名记Shams的专访。在采访过程中,阿德透露了生命中最可怕一个夜晚的细节和有关抑郁症的一些情况以及他生涯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和利拉德建立起一段更好的关系。

在4月中旬因心律不齐原因突然退役后,阿德和家人待在一起寻找内心的平静。阿尔德里奇在自己15年的NBA职业生涯中都带着沃尔夫-帕金森-怀特综合症在打球,这个疾病会导致心跳加快,当4月10日与湖人队比赛之后,他开始重新评估一切。

这位七次入选全明星的球员正式退出了他所热爱的比赛,这项他仍然热爱并发挥着高水平的运动。本赛季他通过买断加盟篮网,最终他放弃了篮球而选择了健康和家庭,在4月15日作为篮网队的一员宣布退役。

“我一直很沮丧,我正试图搞清楚如何通过在不上场的情况下度过难关,并且学会不要再沮丧下去。”阿德告诉The Athletic。 “我仍然很喜欢篮球,我仍然觉得我还没有倾我所有。即使是现在,我也还在寻找内心真实的自我。当你一直喜欢一件事却在一夜之间突然放弃它时,这是一种致命的打击。

尽管我深知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和我的家人、我的经纪人、球队(篮网)沟通了很多次,无论我最后的选择是什么,他们都绝对支持我。他们很坦率,我认为他们很擅长(说):‘这取决于你。我们不知道你过去的感受和现在的感受,所以我们将尊重你的决定。’

我觉得他们处理得真的非常棒。我从来没有因为要根据球队赛季的目标而感到任何压力来做出决定。他们总是说:‘我们完全理解你正在经历的事情,所以如果这是你想做的事情,你将得到我们的支持。’”

Shams:在带病征战了这么久的职业生涯后,最后是什么原因让你选择了退役?

阿德:这是非常艰难的,我绝对没有准备好就这么结束我的职业生涯。我仍然觉得我还有很多的东西可以贡献给球队,我觉得我的球风非常适合篮网。我觉得他们需要我带来的东西,所以离开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他们需要一名内线得分手和一名护筐的球员,这就是我所擅长的,尤其是在我职业生涯的这个阶段。我的整个职业生涯都在对抗WPW(沃尔夫-帕金森-怀特综合症,一种心脏病),我大概是在 2006 年发现了它。我的新秀赛季。近年来虽然偶尔复发,但是我们对它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医生会做研究以确保它没有恶化。

在对阵湖人队的比赛时候出现了很奇怪的一幕,我的心脏奇怪地跳动着,失去了节奏。整场比赛都在以不规则的节奏跳动着,这是我以前从未经历过的。正常来说,我的研究报告会显示当我上场时我的心率会稳步上升并趋向一个常规的节奏。它从来没有在比赛中失去节奏过,但是在和湖人队的比赛中失去了节奏,下场时我无法获得任何能量。无法让自己动起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在那天的后半夜,老实说,我度过了这辈子最可怕的一个夜晚。我的心脏和往常不同,以一个奇怪的规律跳动着。我从未体验过如此缓慢又如此迅速的心跳……那天晚上简直太疯狂了。我想等到早上去看​​医生,看看发生了什么。那天晚上大家都吓坏了。想到了自己的孩子,妈妈,还有很多依赖我的和很多需要我照顾的人,我只是觉得过我在这种情况下打了15年的球一定是被上帝保佑了,我不想再让它恶化了。

Shams:4月10日,你是什么时候第一次感觉到出现问题了?

阿德:我在比赛当天的早上就已经感觉到了异样,但我们做了案例研究,案例显示我应该没事。因为一旦我上场,一旦我开始跑步,一旦我的心率加快,它就会消失恢复正常的节奏,它没有发生过异样。在比赛开始前,没有人知道我的心脏出现了问题。因为我一直在想:只要我跑起来,它就会恢复正常的,会恢复正常的,会恢复正常的。甚至一位和我非常亲密的助理教练,Ime (Udoka),都不知道这件事。案例研究表明,当我的心率加快时,它会恢复正常。我在想,如果我能肩并肩地撞上他,让自己兴奋起来,让自己继续前进。所以我就做了往常没做过的热身动作,频繁地向他冲刺。当比赛结束后,当我们交谈时,他才意识到了我一直这样做的原因,因为我以前从未这样做过。我用尽一切办法让它(心脏)的节奏恢复正常,但它没有。这是一场漫长的比赛,感觉自己已经不像自己了,无法让自己的身体运转起来,心脏在在奇怪地跳动着,无法使用任何能量。

Shams:那个夜晚,你是如何度过的?

阿德:比赛结束后心脏的状态仍然不好。在凌晨两、三点的时候,它变得非常非常疯狂。我的心在跳动得非常疯狂,我的感觉真的很糟糕。从凌晨两点到五点,我只是试图唤起一些呼吸,然后在大约5:30左右,我给医生发了短信,然后我去了医院。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可怕的夜晚。

这就是我的病情的艰难之处——它可能真的非常糟糕,然后又可以恢复正常。我熬了一夜,到我到医院时,他们运行心电图和一切来查看我的心律,到那时我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心律。这就是让我更加担心自己状况的原因。这就像你的车噪音很大但是把车开到4s店那里时噪音又消失了。

你知道吗,我昨晚感觉很糟糕,然后来到这里,他们看不到痕迹,这让我更担心了,因为他们看不到问题所在。查看问题的唯一方法是,把监视器放置在身上两、三或四天,以确定它何时失控了。

如果你能看见它,那么ok,你可以想出让它恢复正常的方法,这是有道理的。但是如果找不出任何原因和你所经历的状态,这就变成了一件棘手的事情。我可以一秒有节奏,但下一秒就失去节奏。没有人能够确定它何时会发生。这是非常不可预测的,我不想冒险再次经历那天晚上的情况了。没有人100%知道接下来是否会发生不好的事情。2006年我第一次坐在板凳上昏倒,那是我们第一次发现我有这种情况的时候。那么如果我在球场上,一个大个子从边线朝我冲过来,然后我昏迷了怎么办?他撞到了我,我的头在地板上会受伤,也可能让我瘫痪。如果我在去扣篮的途中并且昏迷了怎么办?有很多事情可能以不好的方式发生。

Shams:告诉团队你决定退役的时候情绪是怎么样的?

阿德:这很艰难,伙计。我马上和凯文(杜兰特)谈过,我想给他足够的尊重,因为当我在买断时进入自由市场时,他是第一个打电话给我的人。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先告诉他,这是我欠他的。而且我认为他一开始更震惊,因为他并不真正相信或理解我在说什么。然后我们又聊了起来。我觉得篮网的队友真的很高兴能够拥有我。所以我在电话里没有情绪化,但后来我有点情绪化。我现在仍在努力寻找让自己开心起来的方法,我还是很难过,因为这太戏剧化了,我不知道该如何重新找到自己。我也和詹姆斯(哈登)谈过,他只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和他说:'你还记得我一直说我的身体不能正常运转吗?他回答说:‘是的,我以为你的意思是比赛节奏,投篮这方面的?‘我说:‘不,是我的心脏。’ 他说:‘伙计,我不知道。‘’他们都看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迹象。但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所以在我向他们解释了我为什么这么说之后,这对他们来说是讲得通的。

Shams:你在波特兰打了你的前九个赛季,并且四次入选全明星,还是几个季后赛的有力竞争者之一。你如何回顾你在那里的经历,你对你的离开有什么遗憾吗?

阿德:现在说这个都是事后诸葛亮。随着年龄的增长,你会变得更聪明,你会更清楚地看到一些事情,你的自负会越来越少,你的敏感度也会越来越低。也许所有这些都是真的。在这些年中,我唯一遗憾的一件事是没能和达米安 (利拉德) 建立一段更好的关系

虽然整个圈子都在为我们说话,也许这有助修复我们的关系,但如果从那时起我能更在意些,我们现在的关系肯定更好。这很艰难,因为人们只看到了我的职业生涯,但没有人意识到我是如何到达那里的。

我选秀夜在首轮第二位被选中,但(团队成员)说我是一个核心。我是榜眼,但是第一年我甚至打很多比赛。我错过了训练营。他们那时正在全力支持布兰登-罗伊。我想,嘿,我是榜眼,他们应该把全部筹码都放到我身上来培养我了吧?但他们并不是真的对我下了重注。我在次要的位置。

然后我们得到了格雷格(奥登)。所以当格雷格打得很好时,我又退居二线。他们试图交易我。所以我不是那个他们值得相信的那个人。这就是为什么有时事情有点不确定的原因,因为每次我们与安德烈-米勒、布兰登-罗伊和格雷格-奥登一起保持健康时,我更像是他们会放在次要位置或试图摆上货架的对象。然后那些人都受伤了,出于一些原因,我又被赶鸭子上架。那时我终于有机会成为我自己。对我来说很有趣,当你第2顺位被选中时,大多数人会告诉你说:嘿,你是重建的核心并且有着大把机会。对我来说,谁会选择一个第二名作为重建核心?我知道他们有扎克-兰多夫。

所以我的开始并不理想。我是最容易摆脱的。不幸的是,那些家伙受伤了,我成了重建的核心。它就像:哦,伙计,如果他们早点给我机会,我们本来可以做得更好。我的角色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容易。我必须真正去赢得拥有自己的团队的东西。我不得不为此奋斗了好几年。当我得到它时,那对我来说是一个自豪的时刻。我只是希望利拉德和我能多谈谈并努力发展更好的关系。部分原因是他还年轻,试图找到自己的路,而我努力了这么久才到达我所在的位置。我希望我能更努力地工作,我唯一的遗憾是是没能和达米安 (利拉德) 建立一段更好的关系

Shams:正如你所提到的,你、罗伊和奥登在球场上大约一起打了2个赛季的球,但由于健康原因让你们三个在一起的时间变短,你现在还会经常回忆起你们这“三巨头”吗?

阿德:我经常和罗伊聊起过去,如果格雷格(奥登)和布兰登(罗伊)能保持健康会怎样。我们绝对可以进入总决赛。我觉得如果那些人现在还保持健康,那我们现在可能还会待在一起。我只是觉得那时的开拓者有很大的潜力。毋庸置疑,格雷格、布兰登和我自己,我们打出50-12的战绩。

所以我肯定会考虑那支队伍以及可能发生的事情。和利拉德也一样,我觉得他肯定成长了很多。他绝对是目前比赛中最关键的精英球员之一。所以我肯定会畅想如果我留下了会发生什么事情。而他也成长成为了现在的他。这是一套很好的组合拳。还有 CJ(麦科勒姆),他也是一名杀手。所以你把我们三个放在一起,天空才是我们的极限。

不过,我也更像是一个现实主义者,我觉得我的离开对利拉德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样他就不必再与我分享球了,他是一个支配性人格。然后他真的爆发了,起飞了,真的开始在球队和比赛上留下他的烙印。所以事情的发生是有原因的。而现在他和CJ,相辅相成。如果我们一直在一起,那么肯定会发生一些特别的事情。

(译:逮虾户)

【来源:直播吧】